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样品董韵-3名女博士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早日结束

【江苏通知返校返岗】

截至3月5日,檢測組已完成5500多份樣品檢測,沒有出現一起錯情。這是讓3位女研究員最自豪的事兒。

核酸檢測結果的判斷解讀,也是她們研討的重點。“拿出精準結果,就是對提高疫情防控效率做貢獻,多付出點時間和精力也值了!”董韻竹說。

父親是一名老軍人,曾在玉樹地震救援中表現突出,被評為“全國抗震救災模範”。那件大衣,正是他參加救援的“戰袍”。這次女兒出征,父親把它披在了女兒身上。

由於送檢樣品數量、時間並不固定,她們索性在實驗室旁的會議室里待命,邊做其他分析研究。

因為見不到媽媽,遲象陽2歲多的女兒和她鬧起了小情緒。張夢瑤也好久沒有跟自己的一對雙胞胎視頻通話了。她說,屏幕里看到孩子,自己就會掉眼淚。

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對臨床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至關重要,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技術支撐。這項檢測,就是3位女博士擔負的主要任務之一。

抵達武漢的1個多月里,3名“80後”女博士一直過得如此“充實”。

初見3人,是2月20日下午3點。她們剛從實驗室里出來,正在會議室里吃著盒飯、泡麵。

一天天下來,她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強度,習慣了“早上起來像被人揍了一頓”的肌肉酸痛……

憔悴的面容,掩蓋不住她們自信的神態。

疫情發生後,我軍抽組軍事醫學專家前往武漢抗擊疫情。這支專家隊伍中,有來自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的遲象陽、董韻竹、張夢瑤3名“80後”女博士。

這是張夢瑤人生中第一次參加如此重大的任務。臨行前,由於軍大衣放在單位辦公室來不及取,她的父親便將自己的一件軍大衣交給她。

那天,穿著父親的軍大衣,獨自拉著行李箱走在月臺上,每經過一節車廂,都會有列車員自發地向她敬禮。

2018年初,董韻竹和愛人領了結婚證。因為執行醫療救助任務等原因,舉辦婚禮的日期他們已經推遲2次。

“我是軍人,研究方向又是微生物,這個時候必須做點什麼!”1月26日凌晨1點,接到前往武漢的命令後,遲象陽僅用1個小時就準備好了行李,以及實驗設備儀器。

夜以繼日地戰鬥了一個多月,3名女博士最大的願望就是疫情早日結束。

收穫的背後是不為人知的付出。有時樣本送得晚,數量又多,已經在實驗室忙了一天的她們,也會連夜趕工。

來到武漢一線這些天,遲象陽對工作最深刻的感受就是“齊心協力”。

按照防控要求,從咽拭子樣品接收,到得出核酸檢測結果,須在24小時內完成。為儘早讓醫院獲知結果救治患者,她們靠著扎實的基本功和嫻熟的配合,硬是把時間壓縮到4個小時。

“昨天接收的樣本多,我們輪了2個班次,一直檢測到凌晨4點才結束。”董韻竹補充道。

午夜時分的武漢,夜色如水。剛收工的遲象陽泡了一碗方便面當晚餐。那一刻,董韻竹正給丈夫打電話。

遲象陽簡要介紹了她們的每日作息:早上8點進實驗室作核酸檢測準備,下午2點多出艙;飯後稍作休整再次進艙,待結束晚間的檢測工作,一般都到凌晨了。

“當兵能到戰‘疫’一線,打非同一般的阻擊戰,那是使命!”從中學就對生物著迷的“80後”女生遲象陽,一路成長為微生物學博士,這次又義無反顧地走上了戰“疫”最前沿。

春節前夕,得知疫情暴發,遲象陽寢食難安。

不遠處,她的戰友們正等著和她並肩戰鬥……那一刻,張夢瑤百感交集,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專家組人少、任務重,為了緊前推進工作,專家們都會上陣乾體力活兒。每當這時,“三朵金花”都會主動和大家一起展開、撤收裝備。收拾妥當後,3人相視一笑。

“勝利回家”,簡單的字眼給了她們無窮的動力。每天被手機鈴聲叫醒,又是新一輪的戰鬥。軍人、女兒、妻子、母親……多種身份交織在一起,無數個聲音在呼喚她們早日凱旋。

春暖花開,她們回家的那一天不遠了。

高鐵列車上,身著迷彩的張夢瑤拿著單位介紹信,告知列車長行程。“當兵十多年了,這是我對軍人榮譽感觸最深的一次。”張夢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