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世界组织-但事实上中国的中医药和其他国家的传统医学不一样

【王思聪再被限制】

而對於此次除名是否影響中醫未來發展,南京中醫葯大學國際教育學院院長張旭認為,除名決定並不是對傳統中醫質量或重要性的評價,“《名錄》的目標是提供關於所有滿足通常理解、全球公認的醫學院定義院校的準確、最新的信息,這些信息對全世界的醫學生以及醫療監管機構具有高度重要性。”

2.中醫葯的理論與實踐有科學性

外籍留學生在連雲港市立東方醫院學習中醫臨床理療。王健民攝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名錄》原本是由世界衛生組織直接管理的,錶面上看,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是世衛組織的下屬單位,但事實上這種上下級的隸屬關係和國內不一樣。雖然由世界衛生組織到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改變了隸屬關係,但是這個名錄仍有一定的權威性。

科學是為了求真而存在的,而醫學是為了求存的,醫學的第一要務是為了能夠治療疾病和保養健康,而科學是一個永遠未完的學問。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院長江曉原說:“中醫不必自證是科學,關於中國古代是否有科學的問題,一直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爭論……”我們不再簡單化地以現代科學為標尺,去削足適履地衡量古代和現代的一切技術成就,並強制性地將它們區分成“科學的”和“非科學的”。

原標題: 8所大學未入“名錄”不會撼動中醫地位

“讓中醫葯走向世界,目的是讓中醫葯優質的健康醫療服務惠及世界、造福人類。目前,中醫葯服務遍及全球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億人。”其中在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國家和地區都有立法保護中醫葯。這主要源於,我們從來沒有故步自封,中醫葯從來都是傳承創新、與時俱進的,堅持中西醫並重,相互補充,協調發展。雖然我們不往西方科學上湊,但是由於我們長期的探索和創新,中醫葯越來越接近真理。

2015年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以青蒿素獲得諾貝爾獎,有助於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深入思考。

贛南醫學院藥學院中藥學教研室主任彭金年認為,應該理性看待名錄的變化:“通過對名錄的瞭解,應該是名錄的收錄標準變了,此名錄是世界範圍內醫學本科生教育計劃用目錄,在世界範圍內醫學領域,對醫學的界定是基於西方科學的,而中醫的理論體系卻是不同於西方科學的,基於這一點,中醫葯院校不被該名錄收錄也是可以理解的,並不代表我們中醫葯不好。”

“事到如今,8所中醫葯大學被剔除出《名錄》想要立刻恢復很困難,對此,我們應該積極溝通協調,廣泛宣傳中醫葯的合理性、治療成果,和世衛組織取得聯繫,讓他們瞭解中醫葯學和傳統中醫的不同,中醫葯學是創新發展的,傳統中醫是文化遺產,要爭取儘快使8所中醫葯大學回歸《名錄》。”田侃教授這樣說。

目前科學還無法解釋中醫葯,但是中醫葯的理論與實踐有科學性。

廣州中醫葯大學一附院收治的36例“非典”患者,無一例死亡,醫護人員無一人被感染。絕大多數患者痊愈出院,沒有任何後遺症。患者平均退熱時間2.97天,平均住院天數8.86天。這些病例均用西醫方法確診為“非典”,用中醫葯治療後,再用西醫方法確認痊愈,均有嚴格的病案記錄。

河北省內丘縣平安小學學生在中藥房體驗研磨中草藥。新華社發

中醫不完全吻合西方所謂的科學,但不能說中醫不是科學。

1.不必大驚小怪,但需引起重視

據悉,目前8所中醫院校被除名已經對畢業生海外執業產生影響。何心怡是北京中醫葯大學2013屆的畢業生,所學專業為中醫,2011年、2013年先後獲得醫學學士、臨床醫學碩士學位,今年9月底,她報名參加美國執業醫師資格考試(USMLE),這是通往美國臨床執業的唯一途徑。美國國際醫學生的考試事宜由外國醫學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CFMG)負責。但11月1日,她卻收到了ECFMG官方發佈的郵件,郵件稱,參加ECFMG組織的考試的必備條件是其畢業或就讀的學校必須位於《名錄》之中,但北京中醫葯大學已被除名,因此她不具備參加考試的資格。

南京中醫葯大學衛生經濟管理學院院長田侃認為:“過去世衛組織下麵只有一個統一的醫葯委員會,現在分成了中醫葯管理委員會和西醫葯管理委員會,但事實上中國的中醫葯和其他國家的傳統醫學不一樣,在國際上,西醫肯定是主流醫學,傳統中醫是非主流的,我國中醫葯界一直認為,中國中醫葯不是純粹的傳統醫葯,但我們這個觀點對國際社會宣傳不夠,他們不理解。中國的中醫葯都是與時俱進、不斷發展的,我們認為的中醫葯不是純粹的遺產,和西方認為的中醫葯是傳統醫學,就得優先使用和保護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中醫葯學不是傳統醫學,所以8所學校被《名錄》剔除,國內學生不受影響,但國外的留學生在我們這裡學中醫所取得的畢業證書在國外會受到影響,所以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有人把這種情況上升為是西方對中醫葯的歧視,是對中國的刻意打壓,這種觀點失之偏頗。所以我們既不能坐視不管,也別大驚小怪。”

出生於意大利醫學世家的喬瓦尼·馬斯歐西亞,中文名馬萬里,曾分別於1980年、1982年和1987年三次到中國學習中醫。他善用針灸和中草藥解決疑難雜症,開設的中醫診所門庭若市,被譽為“歐洲中醫之父”。他編寫的有關針灸的四部教材已經成為歐洲通用的針灸教材。他曾說:“中醫在過去的15年裡,在西方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21日 08版)

教育部強調,“中醫葯院校是中國高等醫學院校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中醫葯院校的畢業生被授予相應的學位,按照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參加執業醫師資格考試,取得相應類別醫師資格。這一事實,不會因為一個非政府組織管理的院校名錄沒有收錄這些中醫葯院校而受到影響、發生改變”。

3.中醫已在西方取得前所未有的發展

近日,我國8所中醫葯大學被剔除出《世界醫學院校名錄》(以下簡稱《名錄》)一事在網絡上刷屏,激起千層浪。有人認為這是西方國家對中國中醫的歧視,一些海外留學生擔心自己的學歷回到本國後不被承認,也有部分在國外行醫的中國學生擔心被取消國外行醫資格。針對這些擔憂和說法,記者進行了採訪。

因此,此次8所中醫葯大學被《名錄》除名的原因是,當前的世界名錄將“醫學院”定義為能夠提供完整的指導課程,以獲得基本的醫療資格,即培養獲得臨床醫生或醫師執業執照資格的教育機構。目前,該名單中仍有安徽中醫葯大學、長春中醫葯大學等20所中醫葯大學。

塞內加爾第一位醫學女博士叫阿娃,畢業於南京中醫葯大學,在中國她學習到了專業的中醫學知識,回到西非傳播中醫。目前她已經運用中醫知識治療了1100多位患各種疑難雜症的病人,成為廣受歡迎的醫學專家。

過去,世界衛生組織在管理《名錄》時,把傳統醫學院校(中醫院校)與西醫院校併列。但世界醫學教育聯合會在接管名錄後改變了做法,現在名錄只收錄開辦西醫臨床醫學專業的醫學院校,而不把中醫等傳統醫學列入此名錄。

2003年非典時期使用西醫治療的患者由於大量使用激素,導致有很大比例的患者留下後遺症,後來被截肢。廣州中醫葯大學吳門醫派傳人——鄧鐵濤重用板藍根,搶救回來的病人無一例發生股骨頭壞死,這就是中西醫療效的差別,鄧鐵濤說:“‘非典’是溫病的一種,而中醫治療溫病歷史悠久,積累了大量成功的經驗。廣州中醫葯大學兩個附屬醫院以中醫為主,治療‘非典’,療效顯著。”

而馬萬里也只是眾多留學生中的佼佼者之一。尼日利亞留學生法西洪用針麻術使一位因車禍顱骨骨折的病人在神志清醒的狀態下進行腦外科手術成功,被當地報紙譽為“醫學奇跡”和“非洲醫學史上的新篇章”。英國留學生劉維斯用耳針進行無痛分娩,成了當地一大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