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子村羊圈-军事科学院党委将羊圈子村确定为该院机关定点帮扶贫困村

【29日四星连珠天象】

路修好後,村裡的蔬菜也不愁賣了。在北溝林場,村民不但能及時約到夏天收鮮蘑的客戶,自駕游到山區採風的游客也越來越多。

為啥會這麼窮?“地處山區、位置偏遠,底子薄、欠賬多、基礎設施條件差、缺乏致富項目和產業,因學、因病、缺乏勞動力是主要原因。”軍事科學院政治工作部幹部王成龍對羊圈子村的情況有過深入調查,羊圈子村耕地面積少且均為旱地和山坡地,農作物以玉米為主,附加值低,養殖業發展也很落後,規模較小。

採訪期間,恰遇河北省扶貧工作檢查組在隆化縣檢查驗收。據唐三營鎮黨委書記金衛辰介紹,目前羊圈子村貧困發生率已經下降至1.09%,低於國家規定的2%的整村脫貧出列標準,已經通過隆化縣、承德市的檢查驗收。不出意外,此次通過省級抽檢後,羊圈子村年底就可以正式脫貧出列了。

“去年,村裡種的西紅柿被廠家全部收購,實現收入20萬元左右,上交集體4萬元,另外還帶動15戶貧困戶每戶分紅500元……”說到這裡,馬占山又興奮地介紹,前不久,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還協調地方企業,購買羊圈子村5000餘市斤黑木耳出口到韓國呢!

初冬時節,冀北大地籠罩著寒意,而河北省隆化縣唐三營鎮羊圈子村村口的一排溫室大棚里卻是一派繁忙景象,村民們正在忙著採摘新鮮的西紅柿。

羊圈子村的困難,牽動著軍事科學院廣大官兵的心。為了幫助村民拔掉“窮根”,近3年來,院黨委先後多次召開常委會、專題會,傳達上級指示,分析扶貧形勢,安排部署任務,優化扶貧方案。院政治工作部領導和業務部門有關人員先後10多次到羊圈子村實地調研、走訪慰問,現場對接幫扶計劃、協調落實幫扶方案。

乾凈的水泥路通到每戶院落門前,食用菌菌棒加工廠廠房建設熱火朝天,一排排溫室大棚里蔬菜長勢喜人,寬敞明亮的新建校舍里傳來琅琅書聲……11月11日,記者隨軍事科學院政治工作部有關人員到羊圈子村小學參加愛心捐助儀式,一路走來,所見所聞,讓人很難相信這裡曾經是一個省級深度貧困村。

面對貧困,村民們不是沒想過辦法。幾年前,村裡就打算種植附加值高的蔬菜,可如何運出去卻成了一道大難題。

村民張金學,母親雙眼失明,兩個女兒都在讀書,一家五口的吃穿用度僅靠夫妻兩人養牛、務農勉強支撐。今年8月,大女兒張美茹考上大學,高興之餘,學費卻讓夫妻兩人一籌莫展。軍事科學院領導聞訊後主動送來3000元助學金,一家人感動得熱淚盈眶,連連說“共產黨好、解放軍親”。

無獨有偶。在最偏遠的北溝林場自然村,林木茂盛,景色怡人,盛產松蘑等山貨,就因路況實在太差,山貨運不出來,10多戶村民只能守著金飯碗受窮。

“現在村裡漸漸興旺起來,村民的腰包鼓了,嫁過來的姑娘多了,孩子臉上的笑容也多了,這都是脫貧攻堅帶來的新氣象。”面對記者的疑惑,村支書張士宇打開了話匣子。

2017年,經軍事科學院指導,羊圈子村專門成立幫扶項目基地和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在此基礎上,軍事科學院協調投入200多萬元資金,幫助羊圈子村建成食用菌菌棒加工廠1個、黑木耳培植基地40畝、日光溫室蔬菜大棚8個、配套生產生活用房6間,主要雇佣本村貧困戶參與種植、管理和經營。與此同時,他們還推廣“訂單農業”方式,指導農戶與農業企業簽訂包銷合同,並積極協調收購、銷售事項,解決農產品產銷不對稱的難題,為全村穩定脫貧提供了有力的產業支撐。

羊圈子村的變化,緣於他們和軍事科學院的結緣。2016年底,軍事科學院黨委將羊圈子村確定為該院機關定點幫扶貧困村。

脫貧之後,摘帽不摘幫扶。如今,軍科人正在籌劃羊圈子村“變身”之後的後續幫扶。譬如,產業有了,技術怎麼跟得上?譬如,物質豐富了,思想怎樣上臺階,眼光如何放長遠。

隆化縣是全軍十大掛像英模之一的董存瑞烈士犧牲地。在羊圈子村脫貧攻堅工作牌上,官兵們看到了相關情況介紹:羊圈子村位於隆化縣北部,海拔800餘米,由黑橡子樹、大窩鋪、二道窩鋪等10個自然村組成,占地面積26平方公里,其中林地1500畝、耕地2000畝,是首都地區重要的生態涵養地和水源地,也是河北省10個深度貧困縣206個深度貧困村之一。

扶貧扶志,扶貧扶智,軍事科學院同樣下足了功夫,在幫村子挖“窮根”、阻斷貧窮代際傳遞上使長勁。

“2017年暑假期間,軍事科學院組織力量對我校校舍進行改造升級,現在學校的硬件設施在全鎮都數得上!”羊圈子村小學校長李金全說,羊圈子村冬季非常寒冷,以前教室取暖用的是煤爐,生爐子時滿教室都是煙,溫度還不穩定,到了取暖期,學生經常以各種理由不來上課,因為教室里實在太冷,去年20間教室全部做了外牆保溫,還安裝了壁掛式電暖氣,孩子們也都願意來上學了。

“脫貧之後要做的事情,不比脫貧之前少。”軍事科學院主要領導如是說。

產業扶持路子廣,興教助學辦法多。

“原來的路就像核桃一樣,除了坑就是窪,一到下雨天根本就沒法兒走。”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馬占山介紹,2016年夏天,他種了7畝茄子和豆角,收成不錯卻沒掙到錢。原來,一車茄子從村裡運出去,路上顛壞了一半多,客戶直接拒收。

“長期以來,集體經濟羸弱、村辦企業缺乏啟動資金,一直是制約羊圈子村發展的一個頑疾。要解決這個問題,外部不輸血不行,僅靠外部輸血也不行。”軍事科學院領導告訴記者,為了提振羊圈子村集體經濟,他們打出了一套組合拳。

壯大扶貧產業,村集體有了錢,好多想法變了現。在軍事科學院的具體幫扶下,羊圈子村又修建水泥路7.35公里,實現了10個自然村道路村村通、家家通,村民不再“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腳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