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观展观众-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给我们提供参考:线上展览的主要观众

【环球音乐CEO确诊】

首先,在電腦或手機屏幕上欣賞文物、瀏覽展廳,與身臨其境面對實物所帶來的審美體驗、藝術震撼是不一樣的。線上展覽受到觀展設備、展示程序、網絡環境等因素影響,操作不便捷、畫面不清晰、切換不流暢,都會讓觀展體驗大打折扣。

近年來,博物館成為公眾喜愛的文化“打卡”地,一些精品大展現場經常出現排長隊的景象。但是線上展覽的觀展熱度似乎遠遠不及線下。是什麼阻擋了觀展熱情?

線上展覽還應在增強互動性上做文章。博物館要改變“我展你看、我說你聽”的傳統思路,讓觀眾更多地參與其中。線上展可以借鑒網絡游戲的方式,帶給觀眾生動有趣的體驗。今年春節期間,中國文物報社、全國近30家博物館與騰訊“博物官”合作推出《2020“生肖之力”創意文物H5》,將線下舉辦的《庚子鼠年新春生肖文物圖片展》轉化為可以互動參與並分享給朋友的網絡小游戲,讓人眼前一亮。

其次,線上展消弭了空間感,也隱去了觀展同伴,參觀者難以直觀地感受展廳佈置的精美、展線設計的巧妙,在觀展過程中也沒有伙伴可以交流,相應地減少了一些樂趣。

哪些人會去看線上展覽?不久前,筆者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進行問卷調查,收回的66份問卷中,近四成受訪者沒有看過博物館線上展。看過的人當中,大部分是因為錯過線下展而“補課”,或是出於學習的目的。由於問卷調查樣本量較小,不足以全面反映真實情況,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給我們提供參考:線上展覽的主要觀眾,是對博物館展覽關註度較高的文博愛好者,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博物館粉”。

線上展覽存在不少局限,但它也有自己的優勢。它在雲端持續開放,沒有閉展時間,讓億萬觀眾可以隨時隨地自由參觀。借助先進的數字技術,文物圖像可以多角度清晰顯示,讓觀眾看到一些現場看不到的細節。獨自觀展省去了排隊、擁擠的煩惱,能讓人更專註地欣賞文物。

大約在2005年,隨著“數字博物館”概念的提出和信息技術的發展,線上展覽開始出現。作為“永不落幕的博物館”的重要組成部分,線上展覽可以保存已經結束的展覽,也讓錯過展期的觀眾有了大飽眼福的機會。如今,博物館數字化技術更加成熟,這次疫情期間,全國各地能夠推出這麼多線上展覽,正是多年數字化工作的成果。

線上展和線下展在很多方面都有顯著差別,因此,線上展不應是簡單地把線下展覽搬到網上,而是要對展覽進行延伸、拓展,甚至“再創作”。從三維到二維,少了空間的束縛,線上展覽可以打破原有展線設置,為觀眾提供多樣化的觀展線路和更豐富的展示內容。線下展覽無法實現的檢索、細讀等功能,在網絡平臺都可以實現,以更好地滿足文博“發燒友”(線上觀展核心人群)的需求。例如敦煌研究院推出的“數字敦煌”,觀眾可以選擇不同主題的參觀路線,還可以按個人需求對洞窟、壁畫進行檢索,充分發揮了網絡觀展的優勢。

一個優秀的線上展覽,需要扎實的研究、整理、策劃工作為基礎,同時也離不開強大的技術支持。博物館一方面要修煉內功,另一方面可以和先進的網絡科技公司開展合作。隨著文博機構不斷探索創新和跨界合作的深化,線上展覽必將綻放更多精彩。

2020年初,線上展覽意外走紅。受疫情影響,全國各地博物館紛紛閉館。為了滿足廣大觀眾宅家期間的文化需求,文博機構大力提供線上展示資源。截至3月3日,國家文物局已集中推送6批共300個網上展覽資源,讓大家足不出戶就可以“雲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