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做题林逍-我一看做得还都不对

【詹姆斯回归训练】

“比如說我們在游戲里有個父母訓孩子‘怎麼這種題都不會做’的場景。我相信很多孩子會有共鳴。我媳婦也天天訓孩子,我也看到了。”

游戲界面其實,當林逍自己輔導孩子寫作業的時候,也時常不耐煩。

為什麼要做這樣一款游戲?主策劃林逍給出這樣兩個字——“共鳴”。

他說,每當這個時候,總在回想在自己小時候做作業的場景。

“我剛開始做游戲的時候,我爸媽跟我說,你要想這麼乾,我們也不攔著你。這種口氣就好像我無藥可救了。我媳婦也跟我說,你別跟老師說你是做游戲的。所以其實孩子的家長會我都很少露面。”

“90後”的飛鳥說,自己當年上學的時候就有這樣的經歷,“小時候就是因為做作業的緣故被媽媽趕出去過”。

對於今天小學生的家長來說,作業的難度確實已經和他們當年上學時不同了。

游戲截圖游戲中,玩家還可能因為作業做得太差而觸發“被家長扔出家門”的結局。

林逍說,團隊當時做這款游戲的初衷就是希望,無論你是輔導孩子寫作業的家長,還是正在寫作業的孩子,都互相體諒一下吧。

游戲介紹截圖網友最初得知有這樣一款游戲時,反應是這樣的——

微博截圖最近,寫作業這件事被做成了一款游戲……

游戲界面同時,他還有個自己的小私心——希望大家能知道游戲不是教育的對立面。

孩子寫作業時犯的錯誤可以戳中笑點。

“我們覺得游戲讓人感受到共鳴,比什麼創意,都能帶給大家更大的震撼或體驗。”

不過不少“90後”玩家在做題時都反饋,游戲題目難度偏高了。

游戲截圖林逍直言,這確實就是小學生難度了。不過他也理解玩家的感覺。“我自己孩子的很多練習題,我都輔導不了。”

他還記得,有一次老師在群里問,哪個家長給孩子報“創課”了。“我當時都不知道‘創課’是個什麼東西。老師還要求,孩子要在四年級之前學會游泳,不然的話好像什麼分值會不夠。”

微博截圖可現實是,這款游戲的試玩QQ群里竟然擠進了將近兩千人。

微博截圖孩子與家長在寫作業這件事上“鬥智鬥勇”也就成了網友們熱議的話題,甚至成為社會新聞。

林逍自己就是一個小學二年級女孩的父親。“我自己有孩子,所以我深有體會。”

游戲介紹顯示,這是一個模擬中國小學生作業的游戲,收集了大量的小學難題,能讓你親身體驗一下爹媽陪孩子寫作業時那種親情崩塌的刺激感。

網友製作的表情包游戲開發團隊的程序開發人員飛鳥坦言,這種情況整個團隊都始料未及。

飛鳥覺得,這大概是大家在尋找回憶。“這都是我們當年曾經經歷過的,玩起來有種真實感。玩家也在找自己的回憶吧。”

“很多人覺得做游戲就是讓人成癮。我不否認,確實存在這樣的狀況,但游戲行業本身不應該是這樣的。我覺得游戲跟電影、文學是一樣的,是一種展現形式。”(完)

試玩QQ群截圖一個游戲試玩群里,大家竟然都在討論如何做題???

“我是看過我孩子寫作業、做題的。我在那看著,她半天半天算不出來,我在那著急,還乾不了別的事。我還不太敢訓她。好不容易寫完,我一看做得還都不對,還得給她講為什麼不對,怎麼算……就是很漫長、很枯燥的一個過程。”

客戶端北京6月29日電(記者 宋宇晟)在今天的中國互聯網上,#熊孩子寫作業#的話題總能成為網友的“快樂源泉”。

微博截圖家長輔導作業、跟孩子著急,也往往成為網絡段子。

“其實我覺得我小時候還行,我爸我媽也沒怎麼看過我寫作業,都是自己回家按時做的。現在的孩子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你不看她,她不知道怎麼寫。問她今天有什麼作業,就說不知道。我自己還得去家長微信群里查作業……”

而在游戲的試玩群里,其實“90後”占了相當大的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