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草原生活-又呈现出草原上的不变

【中国网球女双摘金】

作家艾平長年生活在呼倫貝爾,在創作上不斷求新求真。她曾獲得徐遲報告文學獎,寫過精彩的報告文學《一個記者的九年長征》,出版過《聆聽草原》《風景的深度》等多部大氣的散文集。這篇小說是艾平踐行“四力”結出的碩果。一個作家腳踩到哪裡,寫作半徑就會擴展到哪裡;眼看到哪裡,寫作寬度就能伸展到哪裡;腦袋思考到哪裡,作品深度就呈現在哪裡;筆力體現在哪裡,哪裡就有千帆競發和萬馬奔騰的氣勢和局面。艾平寫出這樣一部好作品,就在於她對家鄉呼倫貝爾的熱愛,對科爾沁草原的熱愛,還體現在她多年來對基層牧區生活的深入觀察、體驗和思考。她在科爾沁草原和呼倫貝爾草原這兩大相鄰的內蒙古大草原上到處游走,對科右中旗的脫貧攻堅採訪經年,對當地牧民蓬勃煥發的生活熱情瞭然於心,同時,作為一位寫作經驗豐富的作家,她筆力強健,為我們端出這部充滿濃烈情感的現實題材佳作。閱讀這部小說,我們能看到新時代草原人內心蘊含的豐富深沉的愛和博大的家國情懷,就像是蒙古長調那樣悠長迴旋在耳邊。是的,回鄉之路並不漫長,只要那是一條充滿了愛和情感的道路。

三次尋親,姐姐敖道呼的訊息像斷片一樣,一點點地拼合起來。每次回鄉,對作為草原老把式的包·哈斯來說,也在激活他對草原深沉的愛。這裡無論是大自然的饋贈,還是人與人的親情,都濃烈非常。在三次回訪科右中旗中,包·哈斯的生活被現代通信方式,被手機、電腦、互聯網、高速公路,被摩托車、汽車所包裹,這與他記憶里的歲月,與他的套馬桿、燒酒、蒙古長袍形成鮮明對比,讓我們看到草原生活的變遷;而故鄉科右中旗人熱情淳樸地幫他尋找和回憶,又呈現出草原上的不變。新變化是交通、通信方式的快捷和現代生活的便利,不變的則是草原上的道德、情感、人倫,以及人和自然和諧共生的關係。

讀艾平中篇小說新作《包·哈斯三回科右中旗》(《人民文學》2019年第4期),讓我想起跟艾平一起在呼倫貝爾採風的經歷。在新巴爾虎左旗與當地作家、詩人和民間藝人交流時,艾平帶我們探訪了一位專門做馬鞍子的老牧民巴特爾,馬鞍巴特爾後來就成為這部小說中包·哈斯的人物原型和靈感來源。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6日20 版)

包·哈斯是遠近聞名的牧馬人,草原上神奇的通才,只要是和草原有關的事物,沒有他不懂的。隨著年齡增加、生活富足,孩子成器,在城市裡生活的老人卻感到某種缺憾。這種缺憾和情感有關,他想起母親生前掛念的一個人,那個人是他很小時候就失散的姐姐敖道呼。有一天他從一隻馬靴里發現一節姐姐出生時剪下的臍帶,於是做出決定,回到科爾沁草原上的科右中旗去尋找失散多年的姐姐。整部小說就在這樣的尋找中展開了。

包·哈斯這個人物形象非常鮮明而且立得住。作為當年在草原上叱吒風雲的老一代牧人,他對草原放牧技巧的總結和發揚,至今都是傳奇。人類古老游牧生活的文化內涵,在包·哈斯尋親過程中被張揚、挖掘和呈現出來,帶給我們文化人類學般的魅力和吸引力。尤其是,當包·哈斯發現姐姐敖道呼當年繡的薩日朗花在科右中旗已經傳承為民族手工藝品絕佳代表時,在他內心裡迴旋的,是深沉悠長的記憶和情感交織的草原之歌。70歲老人包·哈斯的尋親之路,因此成為我們理解新時代草原生態、草原文化、草原人道德世界的絕佳路徑,包·哈斯老人對家鄉的愛、對親人的愛,由此上升為一種對家園、土地、祖國和人民的深沉感情。

這是深情的三次回鄉之路。包·哈斯在一次次回鄉中逐漸貼近記憶的核心地帶,也在一次次探尋中給我們展開一條條充滿感情的記憶小路。哪怕是熟悉草原故事的讀者,在讀這部小說時,還是會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新鮮感。整部小說在尋找姐姐敖道呼的大故事裡面,又伸展出枝蔓和花草,套著一個個新時代草原人物和故事,這些人物和故事像串珠一樣,串在包·哈斯的尋親過程中,讓我們看到小說的結構藝術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