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玩法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梅花渔业-梅花镇人的身上

【恒大中超冠军】

故鄉梅花鎮,是一座有六百多年曆史的古城。在我的記憶中,梅花鎮還是個總飄著魚腥味的漁鎮。每當魚市到來,熙攘的碼頭人聲鼎沸,喜悅寫滿漁家人黝黑的臉龐。而每當漁家人出海歸來,卸下海產,脫去倦疲,哼著小曲踏著青石板回家,在推開家門的一瞬,平安與溫暖即刻涌上周身。

當老人們聊起漁業的輝煌時,興奮得手勢誇張。他們說:無論在國外、省外,或是在各行各業,梅花鎮人的身上,都顯露出不畏艱險、英勇奮進的品質。當話題轉入近年來的古鎮發展時,他們又興奮地告訴我:儘管由於閩江口水文環境的變化,梅花鎮許多大馬力漁船無法靠泊,但政府政策好,積極引導民間資金參與漁港建設,已投入上千萬元建成的五顯鼻漁港,將來可停泊六百多艘漁船;與此同時,在基礎設施方面,實現了梅花鎮區主幹道向外環拓展,與濱海大道連接……

我一邊想著,一邊快步走向由舊時漁業管理站改造而成的鎮上第一家民宿“梅城壹號”。鄉賢已請到幾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前來座談。叔伯們看著我的眼神,猶如對著自己的孩子。一位說:“你父親在世時,是‘梅花通’,什麼都知道!”另一位說:“現在梅花的變化,怕是一本書都寫不完哩。”曾當過船老大的李伯接著說:“清乾隆年間,就有工匠在梅花港設場造船,至民國,還有造船廠數家,以及海運木帆船數十艘,運輸貨物往返連江、羅源、霞浦、泉州、廈門和江蘇、浙江以及廣東沿海一帶……”“抗日戰爭時期,閩江口川石島曾被日軍占領,主航道被封鎖,漁民生計艱難……”另一位林叔,也接上話頭,談起艱難歲月,眼眶有些濕潤;但說到新中國成立以後的變化,又破涕為笑。他說:自1956年始,梅花、潭頭、洋嶼船民和船工組織木帆船運輸合作社,由港務站統一調度,統一配貨,主要擔負福安、閩侯、莆田地區沿海短途貨運,糧食等物資被源源不斷地運到需要的地區。1975年後,木帆船貨運逐漸被輪船取代。到1994年,木質貨輪逐步更新為鋼質貨輪……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4日20 版)

今年,我應約為梅花鎮搜集史料,因而回到故鄉。走在長長的岸堤邊,思緒不禁回到過往。那時,我常攙著父親往沙灘上走。此刻,只餘我獨自一人走著,耳邊仿佛聽到父親的聲音:古城梅花,在歷史上就是被大海包圍著,整座山腰浸泡在海底不知多少年,只裸露十數畝的山頭,曰“落雁灘”……我還記得他對我說:孩子啊,當年爸爸剛出海作業時,突遇狂風,海浪翻滾成幾層樓高,劈頭蓋臉往船身上撲來,那時都以為被海吞噬了……與父親一樣,梅花鎮的多少漁民就是這樣闖過一次次挑戰,才成為風浪里來去的真漢子。

次日一早,我迎著海風來到長堤上。眼前,燦爛的霞光在海面跳躍,不遠處的漁港生機勃勃。想起昨日老人們一席話語,不禁浮想聯翩。我仿佛看見古城歲月里所珍藏著的珠貝正煥發出新的光彩,聽見大海深處蕩漾的自信豪邁與生生不息。在每一個風生水起的日子里,我那勤勞而質朴的漁人鄉親們喲,他們是最懂得大海的人,他們正在海風中創造新的生活。

梅花鎮因古時多植梅花而得名,居閩江口南岸,歷來為省城要隘門戶。明初時,城中置水師,立司官,編哨船,晝夜巡邏,海上走險之徒,終不敢揚帆突至。但是,這座古城東南一隅,也常被颱風攜裹的飛沙所壓,百姓每每見到,便自動前來,與守城將士日夜輪挑,終才無患。從此,這座古城便以豐富的海域漁產,重要的防禦地位,散髮著光彩……

老人們沉浸於往昔歲月,我也不禁溢起自豪感,心裡愈加欽佩漁民的奮鬥精神:梅花漁民曾經有三十六個大名鼎鼎的船號,每年八九月駛離梅花港,抵達塘歧、橋仔等地從事漁業生產,直到次年端午前夕才返回。漫長的汛期漁歌繚繞,也帶來經濟繁榮。改革開放後,1984年,梅花漁民購進全縣第一對鐵質拖網漁輪;1988年,投資二百八十萬元修造兩座五十噸級漁用碼頭,在全省首批建立漁業信息站;1994年,全鎮有大功率鋼質拖網漁輪五十四艘,漁業產值首次超過億元……更令人高興的是,城東南曾經的飛沙之地,已遍植起防沙的木麻黃林帶,它伸出海面的半島已成了一個“內海”,美麗的灘塗,常常通過攝影家的鏡頭,向世界展示著古城的魅力。